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家畜养殖 > 正文

轰动八一农大!理工男千字古文谢恩师(图)


轰动八一农大!理工男千字古文谢恩师(图)

  向君亮在答辩现场。   蓄谋已久的灵光一现  一个纯粹的理科生,怎么会有这么深的古文功底又怎么会想到,用这种形式,来感谢师恩,感激母校  通过采访向君亮,记者找到了答案:他的这个举动,既是“蓄谋已久”,也是“灵光一现”。   说“蓄谋已久”,是因为他的古文功底儿,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。

  这个戴着眼镜儿,稍有点“骨感”的大男孩,对文言文不仅“情有独钟”,甚至有点痴迷。

迷的理由,其实非常简单。   “文言文微言大义,简练到了极致。

而且韵律感极强,读来朗朗上口。

”  他有很多文言文书籍,《道德经》、《弟子规》这类的传统经典,都是他的枕边书。 上完课,做完实验,他就会到图书馆研究古籍,钻进“古文”的海洋是他最大的乐趣。 别人眼中枯燥的古文,在向君亮眼里,却是会跳舞唱歌的精灵。

写就这篇文章,其实是他的厚积薄发。   向君亮来自四川农村,今年2月份,他寒假在家,有一天去田野里闲逛,看到桃花已开,想到东北那还是白茫茫一片。 情景的对比,让向君亮回忆起了在大庆上学的种种过往,从本科到研究生,七载光阴,学校的各个角落都遍布着他的足迹,而自己研究生也即将毕业,为什么不写点东西纪念一下呢,文言文又是自己的心头爱,那就用文言文来写论文的致谢词吧。

  深爱的母校,深爱的古文,两者结合就是最好的谢意。

  这,就是他的灵光一现。   回校后,向君亮空闲之余就一直研究这篇致谢词。 撰写论文时,感觉累了,就思考下致谢词的布局、谋篇。 遇到拿不准的词,就查阅古籍、引经据典。   就这样写写停停,又反复修改。

耗时一个月,写就这篇致谢词。

  恩师看到后非常感动  “于师之恩情,非寸草之心报春晖之恩能比,今于此叩谢,一谢先生于学术,于处世之教诲,二谢先生三载之殊遇,三谢先生生活之照料。

”在这篇致谢词里,向君亮最感谢的便是他导师——殷奎德教授。   那么殷教授对学生的这种举动,又是怎么评价的  “向君亮说要用文言文致谢,我当时觉得形式比较新颖,可以尝试,但看到文章后,真的很感动。

”  一般论文的最后部分都是致谢词,向君亮在写作前提前和殷奎德教授沟通了写作方式,殷奎德教授本以为只是形式不同,但看到全文也不免惊叹:“向君亮真是用心了,这是个知道感恩的孩子!”  谈及向君亮,殷奎德赞不绝口,如同一位父亲谈论着自己的孩子。

“向君亮每天8点不到就到实验室,永远是最早出现的,最难得的是他能一直坚持下去,即使周末亦是如此。 他还乐于助人,不仅帮助解答本专业同学请教的学术问题和学习仪器的使用方法,其他专业的学生也来者不拒。 ”  殷奎德对向君亮不仅仅是学业上的指导,在生活上也颇多照顾,由于向君亮家境贫寒,殷奎德时常给予经济援助。 向君亮马上毕业,殷奎德还为他推荐了工作单位。

  学生敬爱老师,老师爱护学生。

这对师生的默契,就是对师生情谊最好的诠释!  现在,向君亮的这篇千字古文,已在农大校园流传开来。 这个大男孩,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成了校园内“网红。 ”  以下为致谢词原文:  时己亥正月,春意萌然,南国之地,生机勃勃,早日桃花,遍满山头。

然北国之际,银装素裹,唯有松杉,傲骨留存。 忆往昔,自吾去蜀出关,求学于垦区黄埔,寒往暑来已七载,今当别离,实难舍难分。 七载光阴,农大之于余如故土,怀青春之渴望,入璀璨之星河,追真理之脚步,探科学之奥秘。 生命之无穷尽也,奥秘亦之。

宏大乎如鲸如象,毫微乎如胞如核,天地使之然也。

今文之将结,业之将终,余心不胜感激。   巍巍吾校,承困知勉行,积厚成器之训,荟萃群英。

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 又曰: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

余,芸芸众生之一,等闲之辈,三生有幸,拜之于师殷奎德门下,先生之于余,如师如父亦如友,三载研究,心血浸透。 吾本愚笨,而又跨科入学,门墙忝列。 始入门,余七窍通之六窍也,先生由零起,授之以渔,鞭辟入里。

师之课高级生化,堂上幽默风趣,新知由浅及深,再以道具、草图配之,生等铭记于心也。 及困,先生以课余外域图视之吾等,海参崴、乌克兰,风土人情,美味佳肴,美人美景无不吸引。

先生治学严谨,德高如山,常于细微处授以学术、处世之道。 先生常教余,格物致知,先物格而后知至;知至而后意诚;意诚而后心正;心正而后身修;身修而后家齐;家齐而后国治;国治而后天下平。

自天子以至于庶,壹是皆以修身为本。

尔等为人处世,德为先,学术深浅次之。

纵有五车之富学而无德,不为才,不为用,与常人不如。 本文纲要,皆结先生点滴之心血,先生之德才兼备,吾等难望其项背,未来之日,余必铭记先生之教诲,之殊遇,不求闻达于世人,但求细事巨微无愧于心,无过于人矣。

及其斧正拙笔,字斟之,句酌之,晨昏弗懈。 为学莫重于尊师,恩师循循以导,谆谆而教。

于师之恩情,非寸草之心报春晖之恩能比,今于此叩谢,一谢先生于学术,于处世之教诲,二谢先生三载之殊遇,三谢先生生活之照料。   师母张兴梅,人之贤母也。 余出身制药,土化分析,无一通者。

然师母,始于器材而终于分析,无不躬,吾心甚是感动。

止于乎未若也!师母行事,细心谨慎,对于事物,惜爱尤佳,以此,物必虽老而焕发,人视之而心愉悦也。

师母之言行,余无一不观于眼而铭于心,铭于心而励于行,受益终生。   春秋七返,难忘制药。

壬辰戊申,入百草园,乃遇姊黄玉兰,此余三生之幸也。 玉兰本为吾班之主任,因视吾等为弟为妹,故以兰姐称。 农大七载,非兰姐之照料,之帮助,之关爱,无今生。

乙未初,随其实验,至丙申仲夏,一年有余。 此时段,余理论、实践突飞猛进,始入分子之门,植物之门,夯实后三年研究之基。 兰姐之关怀深感于余,以大创带进科研之门,之于研究生之时,如有难或遇挫,必问必寻。

今将别离,七年之情非百二十字能述,余在此叩谢。

师刘权,未若大朋友也,基础理论、操作,无不躬亲以授;东北地理所之金剑,余心甚是感激,西文之理法,科研之文辑,无不耐心指导,虽远隔万里,仍细心授之,余虽愚钝,未曾弃也。

制药系之师孙跃春,带余入植物盐碱逆境之门,授以初识,而后光阴,亦是关照有加,穷尽吾生,不能忘矣;葛文中、李婧、贾桂燕、赵蕊师等,三年实验,无论实验之法或器材,无私援助,感动至极。

  同窗之情,甚是难忘。 师姐李建伟、宋烨,于科研思路、技法启之;李洋洋者,数术之佼佼也,统计分析、软件应用无不耐心讲解,之于生活,与刘文静、李琦、李芳、张莹、张尚卫等,常伴左右,共享欢愉,平担伤忧,三年之情,此生亦未穷!王佳琦、刘爽、李章雷、吴文斯、唐瑞禧、申永瑞等,于试验之中尽力而助,心底点滴印。

  子在川上曰,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

自余呱呱坠地至今,廿又六年矣,然今进不得衣锦还乡,以光门庭,退未尝趋庭鲤对,而事双亲,吾心甚是愧疚。 鸦能反哺,羔羊跪乳,母上大人勤苦,面上纹路渐深,两鬓华发三两,儿虽多看而不语,心里铭记也。 父母养育之恩未曾敢忘,今儿朝南叩首,虽无以报得三春之晖,而心稍能安矣。

向君亮  百湖早报记者张馨予。

版权所有 蛋鸡养殖
技术支持:www.444246.com蛋鸡养殖

友情链接: